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秀才变海盗  

2016-03-26 11: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有一个秀才出身的小官,熬了很多年,熬出一个廪生资格,被派到广东某县当司训。

什么是司训呢?就是县级学官的别称,负责管理全县的秀才,近似于教育局长兼中学校长之类。

话说此人千里迢迢来到广东任上,到衙门里一瞧,一个秀才都没有,只有一个办事员在那里值班。他拿出任命书,自我介绍道:“我是新来的学官,以后就是你的领导了。”

办事员大为惊奇:“咦,您老人家怎么亲自上任来了?”

他更觉得奇怪:“上任当然要亲自来了,难道还要别人顶替不成吗?”

办事员见他不懂,赶紧解释。原来啊,这个县濒临大海,当地土著除了捕鱼,就是驾着大船出海做生意,从来没有人读书,全县虽有几十个秀才,却都是挂名的冒牌货,根本就不懂什么四书五经,而且性情彪悍,不听管束,脾气一上来,敢把学官往死里揍。历届学官知道底细,所以从不到任,朝廷派他们来,他们到了广州就不走了,干领一份工资,等到任期满了赶紧走人,而这位新学官竟然直接来到县学里上班,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新学官听完办事员的解释,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是既然来了,总得跟秀才们见一面,于是他让办事员去通知那些所谓的秀才。结果呢,大约有十四五个到场。他怕挨打,低声下气地问道:“诸位平日里都读什么书啊?”这些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一个老成些的人说:“大人有所不知,其实我们都是海盗,朝廷怕我们去内地捣乱,所以给安上一个秀才名号,算是招安的意思。我们只知道下海,哪里知道读书啊!”又一个人说:“大人辛辛苦苦来到这里,咱们也别让他空着手回去,等这些日子发了财,也分给他一些。”众人商议停当,都离开了。

五天之后,那些人又来了,高高兴兴地对学官说:“大人真有造化,我们这几天生意好得很,整整到手五千两银子,这些钱全送给您,也算是大家的一点心意。”学官又惊又喜,带着这笔巨款去广州混日子去了。

以上故事出自《二刻拍案惊奇》,原文没有注明哪朝哪代,不过从“廪生”、“司训”等术语上看,时代背景一定是明朝,因为此前的朝代还没有出现这些术语。

这个故事肯定有虚构和夸大的成分——海盗们跟学官无亲无故,竟然会赠以巨款,这完全不合情理。不过故事里也有贴近史实的地方:第一,明朝广东确实盛产海盗;第二,有些海盗确实是读书人,实实在在的读书人。

最典型的例证就是汪直。汪直是明朝嘉靖年间最著名的海盗,他没有中过秀才,但他读过四书,做过八股,最初在广东从事武装走私,后来因遭受海盗劫掠和朝廷围剿,一怒之下自己做了海盗,雄踞日本、东南亚和中国沿海。

此人说过一句非常见识的话:“中国法度森严,动辄触禁,科第只收酸腐儿无壮夫,吾侪孰与海外徜徉乎,何沾沾一撮土也!”意思是说朝廷重农抑商,厉行海禁,在国内没法做生意,而科举考试又只能选拔出一些懦弱无能的酸腐书生,所以与其在国内苟活一生,不如去海外开疆拓土。

清代广东出过一个名叫郭婆带的海盗,据说也是读书人出身,他在公元1810年接受招安,然后回到故乡番禺,当了一名教书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