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花十块钱买套房子  

2012-09-14 11:17:00|  分类: 千年家居·非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年前,我大学毕业,月薪千把块钱。那时候,郑州的商品房均价已经超过两千,我要买房的话,哪怕买小户型,也要不吃不喝攒上十几年才行。十几年不算长,问题是作为人类咱们不可能不吃不喝。除了吃喝还得租房,除了租房还得交女朋友,这些都得花钱,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每月只能攒几十块,用这点儿钱买房是甭指望了,最多只能买买彩票。那时候,福利彩票刚好风靡全国,上至机关干部,下至下岗工人,人人都买。我也买过几注,盼着能中大奖,买房的钱就不用愁了。可惜皇天不佑,甭说大奖,小奖也没中过。

刚才说的是九年前的事儿,现在我们继续拨动时光的指针,一直拨到大半个世纪以前,定格在1949年春天。

1949年春天,很多城市还没有解放,还处在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之下。政府虽然不同,年轻人买房难的现象却毫无二致:长达八年的抗战,让全国所有大城市的建筑受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住房严重短缺。以武汉为例,日军侵华前全城共有十几万所住宅,日军投降后重新统计,只剩七八万多所,将近四成的房子毁于敌手(参见《武汉政报》1952年第3卷第3期)。而战后难民返回家园,部分军人复员回家,房屋变少了,人口却变多了,房地产市场上的供需矛盾更加突出。翻翻《申报》和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就知道,在武汉,在上海,在天津,在广州,无论哪个城市,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房荒,别说买房,连租房都变得非常困难,因为凡是空闲的房子都有人在租,你想住进去,就得让现有的房客搬走,而想让人家搬走,就得付给人家“顶费”(也就是转让费),得出多少顶费呢?照上海的行情,一般是金条两根起价,最高需要出到二十二根金条!刚毕业的大学生拿得出金条吗?当然拿不出,除非他(她)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拿不出金条,当然也就租不到房子,只能投亲靠友,或者十几个同学凑钱拼租一个小小的阁楼。所以在那个年月,年轻人同样盼着天上掉馅饼,能够让他们轻轻松松解决住房问题。

九年前我盼望的馅饼是买彩票中奖,然后拿着奖金去买房,形象一点儿的说法,就是先让馅饼砸在我头上,然后我用馅饼去换房。而在1949年春天,馅饼可以直接砸在房子上面:只要你中奖,奖品直接就是房子。

打个比方说,我是解放前的大学毕业生,在某个大城市工作,谈了女朋友,想跟女朋友结婚,准岳母那边提了要求:不用买房,租一套就行,只是不能跟人拼租。我开始犯愁了:不拼租,单独租房,说得轻巧,这得出多少顶费才能租到一套房子啊!怎么办?抢银行犯法,只有买彩票了。一打听,刚好市面上正发行一种名叫“房屋义卖劵”的福利彩票,一块大洋就能买一张,总共发行一百万张,不分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只要中奖,奖品就是一套房子:两层高,两间宽,独门独户,还带一小花园。像这样的奖品总共设了多少呢?三十九套。我掰指头一算,中奖率两万五千分之一,比奖金只有几千块钱的“超级大乐透”四等奖中奖率还要高得多,而且奖品又是如此诱人,好了,不犹豫了,买!我花一块大洋买张这样的彩票,三个月后集中开奖,运气好的话,我能坐拥豪宅,而且这豪宅只花了一块钱;运气不好的话,无非就等于丢了一块大洋,我虽然穷,一块大洋还是不在话下的。

在1949年春天,无论是上海、广州那样的一线城市,还是西安、武汉那样的二线城市,“房屋义卖劵”都卖得挺火。这种彩票是国民党政府发行的,最初目的是为了筹集社会资金,给广大找不着房子住的市民兴建廉租房,所以在彩票上印上“义卖”的字样。后来解放军势如破竹打了过来,国民党上上下下都明显感觉到在大陆待不住了,逃命都来不及,当然更不会去兑现兴建廉租房的承诺了。但是,除了武汉这个城市由于选定的开奖日期太晚而没有来得及兑奖之外,其他城市的中奖人都实实在在拿到了奖品:房子。

我听过这样的评价:国民党是为了想法设法剥削老百姓的钱财,才发行“房屋义卖劵”这样的彩票的。我认为这个评价不符合事实。国民党在民国后期当然腐败透顶,对人民剥削之惨重也确实无以复加,但是这个政党也并非一无是处:早在抗战前,大陆房荒还不是十分严重的时候,国民党修订的《土地法》和《房屋租赁条例》当中已经明确规定了地方政府应当为低收入家庭兴建廉租房(当时叫“平民住宅”和“劳工新村”),而且也确实付诸实施了。上海、广州、南京、长沙、青岛、昆明、汉口、杭州……从1928年到1947年,除了抗战期间略有中断之外,这些城市都在陆续建设着房租低廉的“平民新村”,供低收入阶层申请居住。另外国民党也严厉打击过空置房,对飞速上涨的房价和房租都进行过全面调控(拙著《民国房地产战争》第四章对此有详细论述),这些往事,在民国报纸、民国法令和一些知名作家如冰心、沈从文、张天翼等人的文章里都有记载,毋庸讳言。只是由于日军大规模侵华和长期内战,把国家财政搞得虚弱不堪,再加上各级官吏中饱私囊,国民党的努力不足以彻底改变各大城市一房难求的困境罢了。

这期文章本来是说通过买彩票的方式来买房,结果扯到了国民党的住房政策上来了,似乎有些跑题,其实不然。我觉得,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的政府也可以借鉴一下国民党的做法——不是地方政府都在抱怨没钱兴建公共保障房吗?干嘛不请示一下国务院,取得彩票发行权,面向社会发行“房屋义卖劵”呢?现在房子这么贵,只要拿出一两套房子做奖品,哪怕中奖率只有百万分之一,各地的“房屋义卖劵”也会迅速售罄。

  评论这张
 
阅读(25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