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康熙算的账  

2011-02-20 10:18:00|  分类: 旧闻新读·非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交待,我是个老烟枪,20支一包那种国产香烟,我每天都得抽它一两包,有段时间工作量大,曾经一天抽到3包以上,哪天要是找不到烟抽,就会上肢乏力,下肢发麻,脑子溜号,集中不了注意力,嘴上的肉还会一阵阵发抖,需要抽自己几个嘴巴才能恢复正常。

但是我支持禁烟。真的,当我听说打明年起全国公共场所都要禁止吸烟的消息以后,我打心眼里赞成。我可不是见国家搞什么就赞成什么,我赞成禁烟是因为我算过一笔账:抽烟对我不好,过量抽烟对我更不好,国家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可以逼着我少吸点儿,而少吸烟对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听说国家也算了一笔账:以后烟民少吸烟,国家在烟草方面的进账肯定减少,不过抽烟有害健康,每年烟民花在医疗上的钱挺多,中央财政花在医疗补助上的钱更多,烟草带来的利税远远弥补不了烟草造成的开支,所以整体来看,禁烟对国家利大于弊。

又听说地方政府也算了一笔账。您知道,有些地方就指着烟草吃饭,全面禁烟真要实现了,这些地方的财政收入指定没戏。另外每个地方都有烟草专卖局,那可是个肥衙门,奖金、福利和贿赂之多众所周知,假如我们集体不抽烟,烟草专卖局那帮官僚的钱包肯定会噗噗瘪下去。所以这回全面禁烟的背后决不会是全面支持,地方官明着支持,真去执行政策的时候也会阳奉阴违,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

算账的主体不一样,算出来的结果也不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算账的,站在某些官僚的立场上去算账,每年吸烟吸死几百万人不是弊,自己钱包里少了几百万元才是弊。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拔天下利一毛而为之,这就是人性,确切地说是“官性”。

为了证明前面的说法无误,请让我从历史长河里把康熙拎出来,看看这个“人格接近完美”的皇帝是怎么算账的。

康熙年间不搞烟草专卖,搞食盐专卖。换言之,康熙年间的财政收入和某些官僚的私人钱包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人民群众的食盐消费。包括康熙本人也从食盐专卖中落了不少好处,每年他过生日以及后来巡视江南,那惊人的费用主要都是来自江淮盐商的“进献”。所以康熙一再鼓励老百姓多买盐,老百姓买不起,他就让地方官给群众定指标,提前半年把盐像强制贷款一样贷给你,到秋后再让你用稻谷和蚕茧还账。当时人口不多,吃不了那么多盐,他让地方官“竭力续催”,务必让老百姓完成买盐指标。

盐跟烟还不一样,烟抽多抽少对健康都不利,盐必须得吃,不过吃多了对健康一样不利。一个正常人每天食盐摄入超过6克就容易导致高血压,而康熙给全国人民定的买盐指标是每人每年17斤。清朝的“斤”比现在的“斤”大,按每斤600克算,每人每天买盐竟然超过27克!康熙自己倒听西医的教导,“不食盐酱咸物”,努力把食盐摄入量控制在正常范围。

康熙的账是这么算的:老百姓买的盐越多,国家财政及其私人钱包的进账也就越多,所以一定要让老百姓多买盐。至于他们是不是买得起,以及买了之后是不是吃得完,以及吃完之后会不会高血压,跟他有关系吗?

——这也是官性。

我不认为康熙卑鄙,我觉得换您在他那个时代当领导,您也会像他那样算帐的,除非有一个好的制度逼着您,让您在算账的时候不得不把老百姓的得失当成自己的得失,否则您很难想到老百姓的健康和钱包。

 

附注:

1.这是旧文,写于去年5月。

2.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中有曹雪芹的爷爷曹寅奏报食盐专卖局灰色收入的奏折:“盐差衙门旧例,有寿礼节、代笔、后司、家人等各项浮费共八万六千一百两。江苏督抚司道各衙门规礼共三万四千五百两。”康熙在奏折上批示道:“此一款去不得,深得罪于督抚,银数无多,何苦积害。”意思是灰色收入也不多,还是别查了,不然会得罪地方官的。这个杂种!

3.《1635-1834年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第四卷记载了广东某盐商的行贿数据:每年需给海关监督20000两,给海关门卫4000两,给海关六部监督2600两,给海关其他人员5996两,给总督门卫200两,给总督手下其他人员1420两,给巡抚衙门1010两,给南海县知县1000两,给南海县门卫200两,给南海县知县手下其他人员192两,盖印费1400两,给各种相关官员1006两。对了,还有向皇帝行贿的数额:55万两。

4.袁世凯的叔祖父袁甲三,太平天国起义时在安徽督办军务,发现盐业利润极大,遂以袁世凯祖父名义与盐商合营,入干股,分红利,赚得兴高采烈。

5.曹雪芹之曾祖父曹玺、祖父曹寅、父亲曹頫,都曾兼管江宁织造和两淮盐业,从食盐专卖中获取大量灰色收入。最少时一年5000两,最多时一年56万两。这爷仨为表清廉,工资(年俸130两)只领一半,办公经费(心红纸张银,全年应领108两)一分不要,全部捐给朝廷。傻子也看得出来,光靠工资的话,曹家不可能养戏子养尼姑,不可能让一大坨子孙锦衣玉食醉生梦死,若干年之后曹雪芹也不可能在《红楼梦》里写出那些牛逼的陈设和饮食。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