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漫游中的免费午餐(节选)  

2011-01-04 17:26:00|  分类: 旧闻新读·非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白长期漫游的开销,肯定不止于在扬州时这“三十余万”,真正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太多。不过细究起来,又有些地方是不需要李白花钱的,譬如他可以住官驿、狎官妓。

官驿,即国营招待所兼国营邮局。唐朝前期,为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指挥和控制,以及便利公务人员的往来,在各地设置了严密的官驿网络,交通要道上,平均每隔30里就设置一个官驿,全国共设官驿1639个,所有官驿都不对外营业,完全用来招待公务人员和寄送公务物品,而且一律不收费用——其费用、人员、马匹、船只、房屋,统统由国家财政支撑。为了避免官驿被滥用,朝廷禁止非公务人员入住官驿,即使是达官显贵,如果不为公事,在旅途中也只能使用民营的旅店,而不许享用官驿的免费招待。可是李白凭借他跟大小官员的良好关系,在各地旅行时经常入住官驿。举例言之,他从南京去安徽当涂,途中投宿,住的是“白下亭”,白下亭就是南京的官驿。他去杭州游玩,曾经入住“樟楼”,樟楼又叫樟亭驿,是当时钱塘县的官驿。五十多岁时李白到湖南去,途中住了“鸭栏驿”,这是湖南临湘的官驿。

另一方面,唐朝色情行业发达,多数州郡设有官办的妓院,在妓院里从业的女子则大多是罪犯家属。这些官办妓院除了对外营业以增加财政收入之外,还负有陪侍官员的义务。譬如某州一把手招待宾客,为了“宾主尽欢”,往往派人到官办妓院传话,点名让某几名妓女作陪,宴席散后,如果宾客有要求,妓女还得“侍夜”。类似制度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为中国历史增添了几分野蛮和无耻。李白漫游各地,多与官员往来,至少在河北邯郸和山东单父,地方官大宴宾客并唤官妓作陪时,李白是曾经列席其中的。

过去文人多无耻,以妓女为玩物,无怜悯及尊重之心,李白也不免俗,他羡慕东晋高官兼名士谢安的蓄妓生活,在南京短暂定居时,曾包养一位被他称为“金陵子”的妓女。李白希望“金陵子”跟他一块儿出游,以圆其“携妓林泉处处行”的美梦,没达成意愿,后来他去山东兖州栖霞山游玩时,终于带了一妓女,借此向朋友夸耀,自以为堪比谢安,很得意。

李白在各地漫游,住处当然不固定,他有时住官驿,有时住寺观,有时住朋友家,有时住权贵的离宫别馆,这些,都不用掏钱。想必有时候也会住旅店,这就得掏钱了。要是进了深山,一没官驿,二没寺观,三没朋友,他也会在当地百姓家里对付一宿。譬如他去安徽铜陵游五松山,当晚就住进一姓荀的农村老太太家,老太太管他住,还管他吃,“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李白去铜陵时,一不是官员,二不是进士,三不是那位老太太的长辈,人家管他一顿饭也就够意思了,干嘛还要跪着把饭送给他(跪进)呢?我想,李白进山之前,估计已经见过当地领导,当地领导估计给他开了一张介绍信,李白持此信在当地可以通行无阻,有官驿就住官驿,没官驿还能住民家,老百姓见了他还得热情招待,总之得拿他当官老爷,就像国民党时期干部下乡能到各家各户“吃派饭”一样。

我这样想象,决非空穴来风,因为古代确实有这样的规矩:官员因公务而下乡,老百姓得管吃管住,还得帮他们扛行李。这规矩在执行过程中发生变异,无论是否因公下乡,甚至无论是不是官员,只要拿着当地政府开具的证明(驿券),老百姓就有义务做东道主,想不做都不行。明朝那位号称伟大的地理学家、探险家和旅行家的徐霞客老师,就曾经利用这条变异了的规矩,在旅行中役使农民、作威作福、享受那些本来该由官员享受的免费午餐。

我读徐霞客日记很多遍,崇祯十年,徐霞客去粤西旅行,当地某军官仰慕他,给他弄了一张“马牌”,也就是可以享受免费午餐的证明信。徐霞客本来是步行游览,自己扛行李的,一拿到马牌,立马喝令十个农民侍候他,轮流用轿子抬他上山。傍晚进村投宿,一老人“煮蛋献浆,把家里所有好东西都拿出来招待这位“徐老爷“,而且跟前面说的那位荀老太太招待李白一样,也是“跪进”。此后徐霞客每到一个村子,都用马牌号令村民,有时“以二妇人代舆”,有时“以童子代舆”,当村民都躲避他,使他找不到抬轿子的人,他就“絷前夫不释”,捆住原先抬他的农民不放。到后来,“各家男子俱遁入山谷”,他没办法,“搜得两妇,执之出”,让两个农妇为他做饭。稍有不满,他就“叱令”,骂人家是“奸民”。每次读徐霞客日记至此,我都要怒发冲冠一回,恨不得把他从日记里揪出来痛扁一顿。善解人意如您,想必是能够理解我这种心情的。

以李白之风雅,应该不至于像徐霞客那样欠扁,不过当地方官赠给他“驿券”或“马牌”,使他有机会“吃派饭”和役使农民的时候,您要说他指定拒绝,我是不信的。因为,诗仙也是人,咱们人类正义感常有,正义不常有,见别人钻政策空子、取不当得利,自己义愤填膺,等到自己也有机会钻政策空子、取不当得利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去钻去取了。譬如我本人,一见公车私用就脚痒,恨不得把里面的司机和乘客都踹翻在地,可有一次某官员朋友让司机开着他们单位的公车送我时,我却毫不犹豫地坐了上去。推己及人,如果李白在安徽铜陵五松山下那位荀老太太家里吃了派饭,我想我能够理解他;而如果他拒绝享受这种免费午餐,坚持付钱给老太太,我会更加敬仰他。

我没有和稀泥的意思。一个人只要行不义之事,我们就有权利而且有必要去反对他,哪怕我们自己也曾经跟他一样不义。唯其多一些反对,才能多一些监督,不义的人和事才有可能减少。

最后请您留意,我没有断言李白一定吃了派饭,我只是在想象那种可能,然后借题发挥,说一些我想说的话,如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