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无头喻  

2010-08-04 17:49:00|  分类: 世说新语·非荒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了哪年哪月,一个洛阳人,我的半个老乡,贩布归来,撞上一帮土匪,于是丢了布,也丢了头。

他的头被土匪丢到河里,身子却还完整,等夜深人静,那身子竟然慢慢的走回家去。家里没有别人,只有一个哥哥。此时夜色正浓,他敲门,他哥问道:“谁呀?”

腔子里还剩半个声带,所以还能说话,只是嗓音比以前尖一些,像极了戏台上花旦念白。他说:“是我回来啦!”他哥开门,嘘寒问暖,问生意怎样,一路累不累。他进屋,靠在床上一一作答,哥俩说了一夜的话。

他们家穷,晚上不舍得点灯,聊一整夜,哥哥都没看到兄弟已经没了脑袋,等到天明,当然吓了一大跳。听见哥哥的骇叫,他赶忙解释,述说路上碰见土匪的遭遇。然后又说饿了,让哥哥弄点儿吃的。做哥的慢慢定住神,给无头兄弟煮了一锅粥,吹得凉了,一勺一勺往腔子里舀,舀到第二十勺,腔子里发出唧唧的声音说:“哥,我饱啦。”

他们还得过日子。没了头,出去会把人吓着,贩布的生意不能再做了,哥哥的收入也不高,一个人的进项不足以养活两个人,做哥的就发急。无头兄弟安慰道:“咱活人(他自认为还是活人)岂能让尿憋死?我小时候还学得一项织席手艺,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于是哥哥照旧出去工作,兄弟坐在家里织席。如果您见过织席,您就知道干这活儿没必要用头——很多工作都这样,有手有脚就足够,头只是摆设,派不上用场。这个无头人越织越熟练,凭着手艺居然把名气打出去了,每天织的席拿到市上就被抢购一空,还有人跑到家里订货。当然,进竹篾子、卖席以及跟订货的人谈价钱这些环节都是做哥的出面,其原因不用解释您也清楚。

哥俩的小日子越过越滋润了,做哥的开始有不足之感,他想:“我兄弟没头可怎么好!”他决心不惜代价,给兄弟找个头安上。每天早晚,他都在刑场等候,有那没人收尸的犯人,他就把头带回去。每次带头回去,还没安上,兄弟就嚷道:“我不要,这不是我的头!”

做哥的认为是头就行,有头总比没头强,何必较真?兄弟却有自己的主张,他坚持非自己的头不要。哥俩常为这事儿大吵。哥哥有头,嗓门大一些,底气就足;弟弟没头,小花旦嗓子,底气就不足。从形式上看,每次哥俩争吵都是弟弟甘拜下风,其实那弟弟倔得够呛,他声音虽低,意志从没动摇过,他非要自己的头。可是那颗原装的头被土匪扔进了河里,说不定早被冲进东洋大海喂了鲨鱼,怎么找得到?

做哥的终于心生一计。有一天,他等兄弟睡熟了,把一个头安在了兄弟脖子上,用最结实的线密密缝紧。那颗头唇红齿白、眉清目秀,是他收藏的所有头中最完美的一颗。他拿了个镜子放在床头,等着早起醒来的弟弟照上一照,这么好的头,弟弟看了肯定高兴死。

然而大出他的意料,兄弟在镜子里看到了新头,在床上大叫一声,七窍流血,彻彻底底的死掉了。

那悲伤的哥哥哭死也没能闹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要是不能安上自己的头,还不如没头的好。

这个道理不光他不明白,很多人都不明白,因为他们虽然有头,长的却是别人的脑袋。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