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麦收、端午、世界杯和豫东农村  

2010-06-17 12:08:00|  分类: 有时说说·非闲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麦时回了趟老家。

我以前说过,我老家是农村的。我在农村生活了十七年,直到读大学之前,没有去过开封(我们这儿的地级市),没有去过郑州(我们这儿的省会),不知道怎样坐公交车,甚至不知道什么叫作超市。读大一的时候给一家肉联厂当搬运工,往超市里送货,看见买东西的老太太不问价钱就拿,还以为是明抢,跟理货员示意,理货员说:她们出门会付钱的。才明白超市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原来跟我们村西头的王麻子代销点不一样。总之相当土鳖。

但我的土鳖不是因为智商,而是因为环境,我以前生活的环境太落后太封闭,让我没有机会去见识这些东西。

现在老家的环境强多了,村里就有超市,从县城到我们镇也有了公交车。现在的农村学生,除了极个别家庭条件太差的,每天除了写作业就是干农活儿,没有机会也没有资本去城里游逛之外,绝大多数学生都比我当年见多识广。另外我们村的青年农民都出去打工了,除了农忙时回家那十天半月,一年当中有三百多天都在城里度过,他们也比我当年见多识广。

虽然环境比以前强了,农村毕竟还是农村,最明显的就是交通不行。豫东号称实现村村通有七八年了吧?我们村(包括邻近的几个村)还是没有公路,东边离国道十里,西边离省道十里,无论向西还是向东,都得在土路上颠簸一阵子。以前我读高中,每个月回两次家,来回一百二十里,骑自行车需要半天。碰到下雨下雪,道路泥泞,自行车也没法骑,只能步行,我背一袋馒头回学校,边走边背单词——这种情况在今天毫无改观,现在我们村去县城高中或镇上高中念书的学生一样要这么过日子。

几乎我每次回老家,村里都会多出来一些新房,这都是在外面打工的青年农民攒钱盖的,盖这种新房有两个目的:一是给孩子结婚用;二是让村里其他人看看,他家也能挣钱了,而且挣得还不少。但是新房虽多,大伙仍然不富,不管是种地还是出门搞装修,一年纯收入一般都上不了三万块钱,刨去饮食、服装、小孩学费、农业投资和红白喜事开销,基本上攒不了什么钱。

新房多起来了,村民在外打工也增添了不少见识,大伙的骨子里还是农民,城市居民关心的各种大事件,在我们村几乎掀不起任何波澜。奥运会在电视上成热点,村民不看;世博会在电视上成热点,村民不看;世界杯在电视上成热点,村民不看。其实有线进不了我们村,自制的卫星接收器又被本地广电系统用技术手段频繁干扰,大伙也看不成什么电视。我爸在农村老家唯一的娱乐工具还是收音机,他听戏,听健康大讲堂,听农业科技,不听新闻联播(我爸说新闻联播是吹牛逼),也不看电视。当然他更不看报纸,他是小学三年级毕业,常把“间隙”读成“间聊”。我妈也不看报纸,她是文盲,只认阿拉伯数字,不认识方块字。其他村民一样不看报纸,因为报纸上讲的都是城里的事儿,跟农村无关。

我三年前在天津一报纸开“民工机密”专栏,为了写好这个栏目,跟民工同吃同住同干活儿,对他们的所有娱乐了如指掌。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娱乐,无非打扑克,打麻将,看武侠小说,唱流行歌曲(民工里有唱歌唱得极好的人),看黄碟,嫖妓。如此而已。

现在世界杯热播,城市居民为之疯狂,青年学生也为之疯狂,我估计最不关心这事儿的就是农民工。反正在我的接触范围内,没有任何一个农民工痴迷世界杯。这种娱乐偏好对我也构成了影响,我现在痴迷锻炼而厌恶赛事,觉得观看任何一场球类运动都是很傻逼的行为。一帮需要锻炼的傻逼去看一帮不需要锻炼的傻逼在锻炼,这种行为当然傻逼。

前几天端午节,城里不少单位放假,这事儿对农民一样构不成影响,因为农民是没有假期的,农民工也没有假期。城里流行吃粽子,我们那儿没有这个风俗,今年端午我是在老家度过的,我们吃的竟然还是炸菜角炸油条。这里的农民一到端午就吃炸菜角炸油条,几十年来毫无改变。

这几天在老家干了些农活儿,割麦、打麦、晒麦,往粮囤里扛粮食。我干农活儿效率很高,割麦比我爸快,也比我爸割得干净。另外人胖,有点儿力气,虽然不常出力,扛起粮食来还是一把好手。我们父子都偏爱用麻袋装小麦,这样一袋可以装到一百二十斤,扛起来快,省时间。

我爸今年五十八岁,健康,结实,满面红光。我妈不行,多年糖尿病折磨得她骨瘦如柴。这二老都喜欢种地。种地现在是轻省活儿,大型机械解放了人力,但是麦忙和秋收时的高强度劳作仍然会把人累倒。我觉得这是我的错——没有让父母从土地上彻底解放出来。如果他们用科学锻炼代替农业劳动,身体会好一些,寿命会长一些,所以他们必须放弃土地。但是我没办法说服他们放弃土地,我想如果我收入稍微高点儿,譬如一年三十万,他们就会主动放弃农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钱包决定身体,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这趟回老家,路况比以前好——虽然还是土路,但刚用压路机压过。我们乡有十几个村子同时得到了联合国某组织的资助,人家准备在这块穷乡僻壤搞生态农业示范区,修路和打井都在进行。跟土路比起来,倒是公路难走,现在无论村公路还是县道、省道,路面上都晒起了粮食,四车道成了两车道,两车道成了单车道。在公路上晒麦的村民怕汽车碾了他们的粮食,在靠近路中心的一边又放了石头、砖块、棍棒和尖齿向上的铁耙,所以我开车必须非常小心。

以前农民都在麦场上晒麦,公路是禁区。现在只要靠近公路的,统统都在公路上晒粮食。不但晒小麦,也晒玉米以及其他任何可以摊在公路上的东西。过去农民不占公路,不是因为素质高,是因为有政府管着。现在政府不收公粮了,也把基层事务完全撂开,集市尽可以占道经营,粮食尽可以占道晾晒,沙石尽可以占道堆积,从不会有任何一个机关或者任何一级政府去过问。但是只要一有征地的好事儿,那么过问的官员就多了起来,因为过问征地有油水,过问占道没油水。不但没油水,还会有风险,不小心会挨村民的打。

又听我爸说,资助我们村的那个组织开始打井,其中一个井打在了张家(我们村一个大族)老坟,张家出门打工的年轻人正陆续从外地赶回来,要跟人家闹一闹,以便要点儿赔偿。

现代公民权未得,传统道义感尽失,这就是21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农村。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