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谁来给虢国夫人灌药  

2009-06-08 19:06:00|  分类: 千年家居·非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中午天气很热,韦嗣立老人家在葡萄架下的藤床上呼噜呼噜睡得正香,忽然被一阵脚步声惊醒,睁开眼一瞧,一凤冠霞帔的贵妇人站在面前,用一种很性感的声音对他说:“老韦头,你这房子不错嘛!”韦嗣立擦掉眼屎,揉揉眼睛,才看清来者是谁,浑身一激灵,爬下床就要磕头。那贵妇笑道:“虚礼就免了,赶紧收拾收拾搬家吧。”然后抬起手来,在空中画了一个圆:“这里的假山、池塘、亭子、走廊、正房、厢房,都已经列入拆迁计划。”韦嗣立的目光随着贵妇人的手势转,发现自家的院墙、山墙和影壁墙上都写着一个粉白的大字:拆。他又往贵妇人的身后望去,看到了低眉顺眼的京兆尹、摩拳擦掌的捕快、荷枪实弹的弓手,以及大批恶狠狠的家奴。韦嗣立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心说:效率真高,趁我做梦那会儿就把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韦嗣立是谁?他是武则天时的相州刺史、唐中宗时的兵部尚书,后来唐玄宗即位,他又做了国子祭酒。论职权,相州刺史相当于安阳市长,兵部尚书相当于国防部长,国子祭酒相当于教育部长。所以他是个很牛的人。

那贵妇人又是谁?她是杨贵妃的三姐姐、唐玄宗的小姨子、宰相杨国忠的老姘头,人称“虢国夫人”。论品级,虢国夫人是一品,国子祭酒只是三品,差着两级。论实权,虢国夫人的家奴都敢把公主打得满街乱窜,而韦嗣立见到公主只有磕头的份儿,差的不止两级。所以虢国夫人是个更牛的人。

当牛人遇见更牛的人,聪明的方法就是示弱。韦嗣立是个聪明人,他把腰一哈,把手一伸,做出了请的姿势。那意思可不是请人家滚蛋,而是请人家拆迁。韦嗣立的大儿子却不够聪明,他听说自家的房子就要被强拆,气得跺脚大骂。虢国夫人小嘴一努,京兆尹立马喝道:“这人阻挠拆迁,先捆起来!”捕快们一拥而上,把韦嗣立的大儿子包了粽子。然后虢国夫人的家奴扛着铁镐就上了房顶,噼里啪啦往下扔瓦。毕竟人多力量大,很快地,韦嗣立的几十间正房和十几间厢房就消失了,地面上多出一大堆瓦砾和木料,如同小山一般。

拆迁总有补偿,虢国夫人补偿给韦家一块十几亩的空地,让韦嗣立重新盖一套宅子。这也算是异地安置吧。再后来,韦嗣立的大儿子被放了出来,兀自气愤难平,嚷着要告御状。韦嗣立说:“别傻了,皇上跟那女人好得穿一条裤子都嫌肥,咱告御状等于找死。再说人家还给咱十几亩地做补偿呢,拆迁那天虢国夫人还亲自到场了呢,这都是给你爹面子。换一般百姓,她让一家奴过去吆喝两句,你就得搬家,而且决不会给一分钱补偿。”

韦嗣立说的很对。据《明皇杂录》记载,虢国夫人最爱盖房子,而且最爱往大里盖,皇帝批的宅基不够,她就自己搞拆迁,瞧中谁家的地皮,谁就得主动搬家,不然就把你往死里整。小至普通市民,大到亲王驸马,都受过她的欺负,也没见谁打赢过官司。

现在我们的政策是,哪块宅基或者耕地要想进入市场,必须先经过政府的手,让政府拆一下,或者征一下,小产权就变成了大产权,集体土地就变成了国有土地,不合法就变成了合法。唐玄宗时也是这样子,作为私人,你不许卖掉自己的土地,你每卖掉一亩,政府都要打你十下板子,然后还要判你这笔土地买卖无效,然后还要没收你卖地所得的款项。这种做法的理论依据是,你的土地是国家分给你的,所以你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所以你只能使用,不许买卖。而其真正目的,则是为了钱:政府动用公权从你手里拆房征地,只需要花很少的钱,然后再转卖或者划拨给第三方,从中就可以赚取或省下大笔费用。

一个国家刚刚起步的时候,政府手里没有钱,又不便征收重税,那么强制拆迁和强制征地就成了一种很自然的选择,这种选择跟专卖一样,都能使政府快速积累财富。倘若该政府是为了公益,那么强制拆迁和强制征用也未必完全没有合理性。

我们回过头来分析虢国夫人强拆韦嗣立住宅这一案例。

首先我们可以断定,虢国夫人强拆私宅并非纯粹的个人行为,她有京兆尹陪同,有捕快和弓手护驾,当拆迁户不够配合的时候,她还能指使捕快抓人,所以她处处都贴着政府的标签,其行头很像现在某些有背景的开发商,拆迁民宅时都有官员陪同,且有警方护驾。

其次我们还可以断定,虢国夫人强拆私宅并非为了公益,而是为了给自己盖一所更大更豪华的房子。这也很像现在某些有背景的开发商,他们之所以借助公权拆迁民宅,决不是为了让广大人民安居乐业,而是想以尽可能低的价格获取地皮,再以尽可能高的价格卖出房子。

所以我们可以把虢国夫人和部分开发商视为一体,虢国夫人就是唐朝的开发商,而现在某些开发商就是改头换面兼且变了性的虢国夫人。或者你也可以这样说,虢国夫人在唐朝被人闷了黑砖,然后有了长达千余年的植物人经历,今天刚刚苏醒过来,又做了开发商。

作为被拆迁者,我们或许能够忍受出于公益的强制拆迁,但却很难忍受像虢国夫人这样出于私利的强制拆迁。或者更务实的说,我们可以忍受补偿合理的强制拆迁,但却很难忍受像虢国夫人那样没有补偿或者补偿很低的强制拆迁。

无论是出于私利的强制拆迁,还是补偿很低的强制拆迁,都不利于被拆迁者,也不利于政府,因为这会降低部分国民的福利,增加整个社会的对抗,同时,还有损政府的正义性和公信力。

所以无论是被拆迁者还是政府,现在都异口同声地说:拆迁得出于公益,并且得补偿合理。

但是这个说法毫无意义,因为那些正在强拆的人不会因为你有这个说法就停止拆迁。这就像一个人有了毒瘾,你告诉他吸毒是不好的,你以后不要吸了。这是废话。真正的医生会提出建议:我来给你开服药好吗?

虢国夫人对强制拆迁是有瘾的,开些什么药才能帮她戒掉这个瘾呢?

比较常见的是两种药。一种叫“赎买”,就是我给你钱,一次性喂饱你,然后我们签个契约,你保证不再强拆,我们也保证不找你麻烦。这种药在西方已经有人开过,据说效果还挺好。还有一种叫“严刑峻法”,就是政府通过一项政策,严禁再出现强拆事件,否则就处理相关责任人。这种药唐朝就有,好像是唐玄宗本人开的,他说:在官侵夺私田,一亩杖六十;在官侵夺园宅,一疋徒三年。什么意思?就是说凡是不按政策强征土地的,每征一亩打六十大板,凡是不按政策强拆民宅的,则按民宅的市价进行处罚,每折价一匹布,强拆者都要劳改三年。

唐玄宗这服药很猛,可是不管用。为啥?没人给灌啊。像虢国夫人那样的牛人强拆民宅,唐玄宗不舍得对她灌药;有些宗室跟虢国夫人合伙弄钱,不愿对她灌药;文武百官害怕虢国夫人,不敢对她灌药。好了,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虢国夫人拆房,眼睁睁看着被拆的居民无家可归,眼睁睁看着梁柱倒下,尘土飞扬,意图反抗的拆迁户满脸鲜血。

拆迁继续进行,矛盾继续积累,平民的怒火燃烧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井喷,然后尝尽不公的受害者会按住虢国夫人给她灌药。这是自下而上的灌药,风险极大,流血极多。

我读《旧唐书》,在后妃列传中看到杨国忠被杀,虢国夫人逃到陈仓,于竹林中被人围住,然后儿子死于乱刀,女儿死于乱刀,这位贵妇人犹自大声喝问:“国家乎?贼乎?”意思是给我灌药的是谁?是政府还是平民?杀人者答:“互有之。”照我的理解,这是指政府和平民都想给她灌药。

后面的故事不太完整,写到虢国夫人窒息而死,尸体被扔到郊外,随即煞尾。我估计截杀虢国夫人的那些人也不会没事儿,因为唐玄宗回过神来,必会大开杀戒。

——本来就是灌个药而已,最后搞得人头落地,流血漂橹,真不值。

这个故事的教训是:一个国家和民族要想走向成熟,就得允许人民采用更多温和的方式来灌药。可惜在以往数千年的岁月里,武装叛变却是咱们中国人唯一可能的灌药形式。

 

附注:

此文参考了《册府元龟·邦计部》、《旧唐书》卷55、《唐律疏议》卷12、《明皇杂录》下卷。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