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男女有别  

2009-05-31 09:52:00|  分类: 有时说说·非闲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傅爱毛的小说。

她写煤矿,写一个女人为了拿到赔偿,总是盼望挖煤的丈夫出事儿,后来又被爱感化的故事。这故事可能已经被拍成电影,至于是否已公映,不得而知。

照传统的说法,傅爱毛写的是“人性”。她对人性的了解未必有多深,但是她写得很诚恳,很沉稳,不急不躁,一笔一笔地写,每一笔都给我入木三分的错觉。

她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沉得住气的人能成大器。

我没有写过“人性”,不是不愿写,是写不出来。这个故事让我来写,我决不会去写爱情怎么怎么着,亲情怎么怎么着,一个男人或者一个女人肚子里那点儿思想斗争怎么怎么着。我写什么呢?可能会写中国的煤矿为啥总是矿难频发,矿主给的那点儿低到足以侮辱所有生命的补偿又为啥竟能让矿工家属找到平衡。写到最后,我会把刀对准体制。

不过你把体制的皮剥掉之后,看到的还是人性。体制是皮,人性是骨头。

似乎女作者多喜欢写人性,男作者多喜欢说体制,就像女人在一起爱谈生活,男人在一起爱讲政治一样。男女有别。

但也不尽然,每一个男性小说家都是在写人性,跟女性小说家并无区别。

人性很单薄,但是生活很丰满,道理说了几千年,早烂了;细节变着花样地翻新,依旧引人入胜。等你读完那些细节,依旧会有笑声和泪水,恍如增加了人生的厚度。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