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竹枝词中闹元宵  

2009-02-10 13:56:00|  分类: 旧闻新读·非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心古代诗歌的朋友都知道,过去有一种诗体叫“竹枝词”,是从民歌里演化出来的。比如郑板桥那首《山隐》:

水流曲曲树丛丛,树里春山一两峰。

茅屋深藏人不见,数声鸡犬夕阳中。

乍一瞧,好像七言绝句,其实不是的,因为不合七绝的格式。这种诗可以四句一换韵,也可以两句一换韵,每个字的平仄都没有特定要求,比律诗自由,也比古风通俗——因为很少用典。这就是竹枝词。

竹枝词能唱,而且通常不配乐,唱的时候,可以一男一女相和。像郑板桥那首《山隐》,唱起来就是这样的:

(男唱)水流曲曲树丛丛,

(女唱)竹枝。

(男唱)树里春山一两峰,

(女唱)竹枝。

(男唱)茅屋深藏人不见,

(女唱)竹枝。

(男唱)数声鸡犬夕阳中,

(女唱)竹枝。

白居易有诗:“江畔谁人唱竹枝,前声断咽后声迟。”说的就是唱竹枝词时这种一句一和的味道。

作为民歌的竹枝词只盛行于唐宋时期,一入元朝就成了绝响,而作为诗体的竹枝词却幸存了下来。不仅幸存,而且在元明清三代广泛传播,被很多诗人用来寄情托志和吟咏风土。现在我们读竹枝词,会觉得特别有意思,一是通俗晓畅,二是描述了古时的风俗习惯,一首首竹枝词连起来,就是一张巨幅的古代中国风情画。

今年的元宵节已经过去了,我放完烟火,卧床翻书,翻到清代的几首竹枝词。慢慢翻读,渐觉花灯绽放,火树盛开,书中版画般定格的康乾人物突然走动起来,耳边响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我看到了清朝的元宵节。

清朝的元宵节也有烟火。康熙朝举人文昭《踏灯竹枝词》写道:

彻夜喧闹爆竹飞,照天烟火紫崔嵬。

五陵公子豪华甚,倒挂金鞭放地雷。

“爆竹”就是鞭炮,“五陵公子”就是有钱人,“金鞭”是烟火的药捻子,“地雷”是一种特大号的纸制火炮。

有了烟火,自然还有花灯。乾隆朝举人梁同书《元夕竹枝词》写道:

东风此日太豪奢,花底吹笙隔绛纱。

芍药牡丹无分见,砂锅儿里看梨花。

“绛纱”是指灯罩,“芍药”、“牡丹”和“梨花”都是花灯的样式。

元宵节当晚,清朝人和我们一样要吃元宵。乾隆朝国子监生符曾《《上元竹枝词》:

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

见说马家滴粉好,试灯风里卖元宵。

“胡桃”就是核桃,“马家滴粉”是当时元宵高手马思元家的品牌名称,这种元宵用桂花和核桃仁做馅儿,用江米粉做皮儿,在清代北京小有名气。

现在大陆的很多城镇,正月十六那天都有舞队表演,踩个高跷舞个狮子什么的,清朝人过元宵节也喜欢玩这一套。顺治朝进士秦松龄《上元词》:

九衢箫鼓殷晴雷,共道侯家舞队来。

已逐西凉狮子去,又逢调象夜深回。

看来不但有舞狮,还有驯象。

今年元宵节,我买了一些小玩意儿,有花炮、火筒、孔明灯,以及点着了之后在地上旋转不停的“地老鼠”之类。清朝人过元宵节,那烟火和花灯的名目之多甚至超过今天。比如明朝遗老阎尔梅在康熙五年过元宵节,见到了铁丝扎模、绸纱糊裹的梨花灯:

灯棚十里夜光斜,一半铁丝一半纱。

自是燕山春色早,天寒正月放梨花。

康熙朝著名诗人、翰林院编修、据说是金庸先祖的查慎行,某一年在北京过节,见到了荷叶灯:

万柄红灯裹绿纱,亭亭轻盖受风斜。

满城荷叶高钱价,不数中原洗手花。

前面提到的顺治朝进士秦松龄在北京灯市上见到过玫瑰灯:

暖窖烘花如锦开,绿沉枝上红玫瑰。

排灯斗月密如此,不要天家羯鼓催。

还有一种规模宏大的鳌山灯,里面用竹木扎成巨龟或者仙山的样子,外面蒙上绸布,再一层层地布满万盏花灯。康熙朝礼部侍郎高士奇写过《灯市竹枝词》,专门提到了鳌山灯,说是“鳌山一盏千金价,止情华堂五夜欢”,看来造价是挺高的。康熙有一年过生日,也设了一台鳌山灯,高四丈,长二十丈,就跟一座火焰山相似,走近了瞧,灯分五层,每一层都是一个小戏台。

清朝前期,北京米家花灯制作精美,每年元宵节灯市上,卖得都挺火。秦松龄写竹枝词赞美米家灯:

裁纨剪彩贴银纱,灯市争传出米家。

花似乍开莺似语,十分春色到京华。

高士奇也夸过米家灯:

堆山掏水米家灯,摹仿黄徐顾陆能。

愈变愈奇工愈巧,料丝图画更新兴。

花灯越精美,价格越昂贵,有些公务员买不起。十五岁就中进士的清初神童李孚青写有《都门竹枝词》:

人日初过作上元,携朋灯市小留连。

冷官欲买花灯看,二月才当领俸钱。

当然也有人钱包鼓胀,可以尽情采购。清初诗人钱澄之《都门杂咏·灯市》:

黑窑灯市早春开,闲看游人拥巷来。

惟有关东多买主,家家载得满车回。

说完花灯,再说烟火。康熙朝举人文昭做过统计,说在他那个时代,元宵烟火多达三十多种,有“四门斗”、“九连环”、“八仙会”、“万寿辞”、“地老鼠”、“混元盒”、“龙虎斗”、“火判官”等等名目。“地老鼠”现在也有,就是点着了之后会在地上团团转的那种,其他烟火究竟是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雍正朝的出版家赵骏烈在竹枝词里写过“火判官”:

狰狞火判列街坊,口吐红烟眼放光。

料想热中消不停,甘心毛发尽焦黄。

估计是用铁丝扎成判官形状,然后把火药放它肚子里,再拉出来一条长长的引线。点燃之后,嘴里喷火,鼻孔冒烟,双眼放出白光。

有花灯,有烟火,还有猜灯谜。前面提到的明朝遗老阎尔梅写过《丙午元宵竹枝词》:

素女湘娥杂乱猜,珊瑚楼上绿珠来。

霓裳正在云中舞,勒住茅龙看几回。

阎尔梅是吴人,读“来”如“雷”,这样读,上句和下句是押韵的,完全符合竹枝词的要求。“丙午”在这里指康熙五年,这年阎尔梅在北京过元宵节,在街头瞧见一帮女士猜灯谜。那场面很热闹,连天上的仙女都吸引来了。

不夸张地说,元宵节也是清朝女性的狂欢节。正月十五晚上,她们可以出门看灯、看烟火、猜灯谜;到了正月十六晚上,还可以“走百病”。“走百病”的时候,已婚女士和未婚姑娘都穿上白衫红裙,三五成群结伴而行,从东城逛到西城,再从西城逛到东城,逛累了,再慢慢走回去。据说这样可以消除百病。高士奇《灯市竹枝词》里写到了走百病:

鸭髻盘云插翠翘,葱绫浅斗月华娇。

夜深结伴前门过,消病春风去走桥。

康熙年间,北京的已婚女士走完百病,还要到城门口摸摸城门上的铁钉,这是为了求子。康熙朝江西按察使刘廷巩回京述职,写有一首《帝京踏灯词》,里面有“桥边小步归来喜,摸得城门铁叶钉”之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