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布施与行善  

2008-03-17 08:58:00|  分类: 旧闻新读·非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儒家提倡节制,给人生制定种种规则,这样做,是以小苦换大乐,比较务实,成功率挺高,但并不能保证百分百有效。譬如开车,不管您多么严格遵守交通规则,也避免不了发生意外的可能,而一旦发生意外,您本人(倘若没死),还有您的家人,还是会感到苦。退一步讲,即使没有意外,也不代表痛苦就被打翻在地了,因为“克制“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苦,而不是乐。

道家提倡顺遂,藐视任何人生规则,饥就食,渴就饮,工资不涨就少花,涨了工资就多花,爱上美女就去追,被人甩了无所谓。这样做,是以小乐换大苦,有点儿只顾眼前不计后果的意思,从长远看,苦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

佛家跟以上两家都不同,他们既不提倡节制,也不提倡顺遂,而是反求诸己,试图断绝欲望,一旦欲望没了,就无所谓苦,也无所谓乐了,从此进入不苦不乐、不生不死的境界,也就是佛家所谓“涅槃”。

可是断绝欲望这种事儿,说说容易,做起来千难万难,因为人总有生老病死,总有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盛阴等诸多痛苦,像饥饿求食,临死求生,以及被人称赞则喜,被人侮骂则怒,种种反应都是人生本能,不可能说没有就没有。除非从生理上着手,切除某几根神经或者某几片脑膜,把大伙变成傻子,但那又违背了佛家的本意。如前所述,佛家同儒家和道家的根本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让苦减少,让乐增加,让人生变得更美好。

那么佛家采用什么办法断绝欲望呢?

他们修行。

修行的途径也有很多,譬如印度僧人喜欢苦行,中土僧人喜欢禅定,此外还有守戒、布施、写经、参话头等等方式,咱们择其一而言之,只说“布施”。

按通俗说法,布施似乎只指大众向佛门施舍衣物钱财,其实不然,按梵语本意,布施原为佛陀劝导徒众向大众施舍衣物钱财,以破除自己的吝啬与贪心,再辅以其他修行,最终断绝欲望(参见《中阿含经》卷30)。也就是说,布施本来是指佛家向大众施舍衣物钱财,这种看起来很像学雷锋的行为跟助人为乐无关,而是一种修行手段。简言之,佛家布施,是为己,不是为人。

佛家修行,讲究六念、四摄法、十波罗蜜,其中均有布施,分别称为“布施念”、“布施摄法”、“布施波罗蜜”,而不管是“布施念”还是“布施摄法”、“布施菠萝蜜”,都能让人减少贪欲,增进修行(参见《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69)。所以在佛陀及其入灭后一段时间内,比丘和居士们布施蔚然成风,不仅把钱物布施给大众,还找机会布施给同门。到佛教发展到大乘时代,布施才被添上一笔,有了大慈大悲和超度众生的意思。此时佛家又把布施扩大化并分门别类,把布施的行为细分成财施、法施、无畏施、清静施、不清静施、凡夫施、外道施、世间法施、出世法施等等,其中财施是给人衣物钱财,法施是给人宣讲佛法,无畏施是给人做心理辅导,让他离开种种恐怖,清静施是以远离贪心为目的,不清静施是以博取感激为目的,凡夫施和外道施是佛门以外的人进行布施,世间法施是以助人为乐为主,出世法施是以去除贪欲为主(参见《布施经》)。

任何一种宗教发展到成熟,都会生出非常复杂非常精细非常抽象非常高深的理论,其奥妙之处往往穷学者之一生也难以彻底理解。与此同时,任何一种宗教的信奉者又都不会以学者为主,每一教派的主力还将是普罗大众,而普罗大众对宗教的理解决不可能太复杂。譬如您问一位孔子门生什么是“礼”,他会告诉您入孝出弟尊师重道以及听领导的话之类,而讲不出统治功用和社会秩序;您再问一位上教堂做礼拜的老太太什么是基督精神,她会告诉您: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倘若您薅过来魏晋时期一道士,问他学道的动机,恐怕除了点石成金和白日升天他再没别的可说了。

大多数信佛人士对佛教的理解有似于此。

例如宋朝,禅宗和净土宗均极兴盛,前者高深,以文化人为主,后者浅白,吸引了广大平民尤其是妇女群体。“净土”本是比方,比喻经过修行而断绝欲望之后那种平安喜乐不受干扰的美好心态,但是信徒们望文生义,把“净土”理解成极乐世界了,从此抽象变为具象,心态幻为实体,难理解变成好理解,佛门教义被曲解后迅速普及。

净土宗的理论根据号称“三经一论”,也就是《阿弥陀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和《往生论》,其中《阿弥陀经》描述西方净土之事相,说明发愿往生之意义,赞叹阿弥陀佛不可思议之功德,应当也是比喻,但信徒们诵读之后,就认为行善积德可以往生极乐,避免下辈子受罪了。

在宋朝,净土宗信徒也讲布施,只是变佛门向大众施舍而为大众向所有人施舍,同时还把布施视为往生极乐世界的两条主要途径之一(另一条是念佛)。

有了这样的思想认识,济贫行善就成了宋朝净土宗信徒们乐于去做的事。

试举几例:

治平元年(1064),福建有位钱四娘,捐钱十万贯,筑坝拦溪,凿渠引水,开出良田千亩,免费让乡人耕种(参见郑樵:《夹漈遗稿》卷2,重修木兰陂记)。

淳熙六年(1179),河南有位吴氏,亲自督率数千民工兴修水道,把泌阳县城整治得焕然一新(参见王令:《广陵集》附录,节妇夫人吴氏墓碣铭)。

朱熹母亲陈氏,晚年不问家事,节衣缩食,省出钱来资助同族子弟上学,并帮助没钱嫁娶的乡邻完成婚事,钱不够的时候甚至变卖首饰(参见朱熹:《朱文公文集》卷93,太孺人陈氏墓志铭)。

程颐母亲侯氏,每得知有人遗弃婴儿,她就代为收养,养大后再送还其父母(参见程颐、程颢:《二程文集》卷13,上谷郡君家传)。

杨诚斋妻子刘氏,每逢灾年,粮价大涨,穷人买不起粮食,她就劝说家人和亲戚把藏粮拿出来减价出售(参见杨万里:《诚斋集》卷132,夫人刘氏墓志铭)。

宋朝文人谢逸《溪塘集》卷9里还提到一位江夫人,家在江西,曾于灾年收葬路尸几十具,变卖嫁妆给以安葬。

上面提到的这几位全是女性,而且全是净土宗的信奉者。例如朱熹母亲陈氏,朱熹说她“晚好浮屠法”,“日诵佛千余遍”,自然非净土宗莫属。

在今天看来,宋朝这些女士做的都是慈善工作;而让她们自己说,恐怕仍然属于“布施”。如前所述,布施有清静施、不清静施、凡夫施、外道施等等分别,这几位女士不管是热心公益事业还是资助贫苦亲邻,都未必出于佛家所谓去除贪欲增进修行的动机,所以她们的布施只能归入“外道施”一类。“外道施”颇被佛学大师瞧不起,但我打心眼里喜欢这种布施。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