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皇帝吃面秘笈  

2008-12-17 16:02:00|  分类: 穿越食空·非烹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京梦华录》第九卷记载,北宋皇帝过生日,要吃环饼、索粉、排炊羊胡饼和独下馒头。《梦梁录》第三卷记载,南宋皇帝过生日,同样要吃环饼、索粉、排炊羊胡饼和独下馒头。我一向留心宋朝食物,知道“环饼”就是麻花,“索粉”就是拉面,“排炊羊胡饼”就是羊肉馅儿的卷煎饼,“独下馒头”就是肉包子。这些食品,无一例外都是用面粉做主料。

《孔氏谈苑》第一卷记载,北宋宫廷人员每天消费面粉可达一万斤。《琐碎录》第三卷记载,南宋宫廷人员每天消费面粉可达三千斤。所谓“宫廷人员”,自然包括皇帝本人。

读完上述史料,我开始佩服宋朝皇帝们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因为由唐至清有大批的医生和美食家都断言面食有毒,常吃面食或者拿面食与猪羊肉同吃是要出事儿的,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让人把小命丢掉(参见此栏上一期文章《面食有毒》),在这种情况下,宋朝皇帝们居然还敢大吃面食,实在是英勇得很。

不过熟悉历史的朋友都知道,宋朝虽然出产过一打以上的皇帝,真正英勇的却不多,像宋徽宗、宋高宗那样稀松软蛋的倒比比皆是,所以我怀疑他们吃面的时候是否真的不怕死。再者说,他们身为皇帝,想吃什么没有?干嘛非去吃可能危及小命的面食呢?莫非有什么解毒的妙法不成?

我把这个问题发在了历史论坛上,然后就有几位古人踊跃跟帖。

头一位是北宋学者方勺,他兴奋地打出两个字:“沙发!”然后写道:“面食虽然有毒,这毒却是可以解的。解毒的方法如下:整两只大锅,放进清水,烧开,把拉面切面刀削面之类放进第一只锅里,煮到半熟,再捞出来放进第二只锅里继续煮,直到熟透,捞出来,只吃面,不喝汤——汤里全是煮出来的毒素。”他还让我参考他的笔记《泊宅编》第八卷。

第二个跟帖的是清代名医王士雄,他鄙视方勺的换锅再煮方案,认为太麻烦,按其个人专著《随息居饮食谱》里提供的解毒方法,面食只需要发发酵,就没有毒了。换言之,宋朝皇帝只需要注意别吃“死面”(没发酵的面),就不会出问题。

没等上面两位开掐,明代美食家朱彝尊就很谦虚地跟了一帖:“看了方勺老师的换锅再煮法和王士雄老师的发酵解毒法,俺实在是受益匪浅。俺还听说过一个化解面食毒性的小秘诀,跟方、王两位老师提供的不太一样,就是不管面食怎么煮,也不管是不是经过了发酵,只管大胆吃,吃饱后走几步,双手搓热,揉揉肚子,然后抬头向天哈气,那面毒就烟消云散了。拙著《食宪鸿秘》里收录了这个秘诀,不敢打包票一定有用,请诸位大虾多多拍砖。”

我比较喜欢朱彝尊的帖子,毕竟他说的方法最简单。假如古代面食确实有毒,假如他说的方法确实能化解面食之毒,那么我猜宋朝皇帝们每当吃完环饼、索粉、胡饼、馒头之后,都会习惯性地搓手揉肚子,然后抬头向天,张开大嘴。这样子很逗。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