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岳家丢了一只猫  

2007-09-11 17:21:00|  分类: 旧闻新读·非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醒木一响,岳飞的孙子岳珂开讲道:“余辛未岁,官中都,居旌忠观前。”

翻成白话就是说,公元1211年,岳珂在杭州做官,住在旌忠观的南边。我对杭州不熟,不知道这个旌忠观还有没有,如果有的话,不妨在它北边五百米内找一块地,盖一处九间两进的院子,青砖粉墙大屋顶,门口挂一招牌:岳飞第二代嫡孙岳珂故居。再成立个什么遗址保护管理所,让文化局一老同志做所长,让文化局百十号亲属做副所长,然后面向社会开放,门票五块钱一张,不管有没有人来,工资照发,也算解决了一批闲散人员的就业问题不是?

不过别扯太远,咱还是继续听岳珂说。

岳珂说:当时俺家养了一只猫,毛色碧青,俺们都管它叫小青。这小青可能干啦,自从它到了俺们家,俺们那尕瘩甭说耗子,跟耗子长得像的东西都让它逮光了,我媳妇的手机充电器,我的光电鼠标,都不能让这家伙看见,一看见就前腿立起,浑身乍毛,喵呜一声扑过去,给你按得死死的,拽都拽不掉。这么敬业一猫咪,有天自己出门遛弯,竟然再也没回来。

(有听众说:是走丢了吧?)

岳珂说:且听俺慢慢道来。那时候啊,杭州有家饭馆子,招牌挺牛的,叫什么“鬻野味”,就是“专卖野味”的意思,里面虎鞭豹胆狼心狗肺什么都有,又新鲜又便宜,整天座无虚席,生意火得很。不过我从来都不去吃,因为我听同事说过,那馆子压根儿没什么野味,全是拿猫和狗身上的零件糊弄人的。

(有听众说:那时候就有卖猫肉的啦?)

岳珂说:可不咋的?俺们家小青很可能就是被他们宰掉卖肉了。那帮狗日的,天天出来偷狗偷猫,全城的宠物有一半让他们偷去当野味给卖了!不过还真得服他们偷得在行,比方说偷狗吧,他们用的是蒙汗药,就是孙二娘的伙计在十字坡放倒武松用的那种蒙汗药,你想啊,武松都给放倒了,药劲大着呢,他们把蒙汗药拌到肉里面,四顾没人,扔给狗吃,狗药翻了,装麻袋里,扛起来就走。偷猫就更绝了,连蒙汗药都不必用,一把薅住,往水缸里一按——诸位可能还不知道,在俺们那时候,杭州城里大街小巷都备有水缸,隔不上二十步就得摆一个,主要是考虑失火的时候方便取水。且说他们把猫按进缸里,再拿出来,猫身上就湿淋淋的全是水啦,然后把猫塞进怀里——俺们那时候讲究宽袍大袖,怀里很宽敞的——大大方方地走了。大家知道,猫这东西爱干净,毛上哪怕沾一滴水,都得舔干了才算完,所以这时候它正不停地舔毛,也没呼救的工夫了。

(有听众说:怀里鼓鼓囊囊塞一只猫,就不怕让人搜出来吗?)

岳珂说:人家有准备,早在怀里放了十来根猫尾巴,有黑的有白的有青的也有紫花色的。你要是拦住了问他,是不是偷了我们家猫?他就说,猫倒有一只,不过怎么证明是你们家的呢?你说,俺那猫是青色的,快掏出来让我看看。于是他解开两颗扣子,露出一根雪白雪白的猫尾巴。

(又有听众说:这帮家伙,还真有他们的!不过岳先生,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岳珂面色微红,嗫嚅道:不瞒你们,当年我爷爷受冤,家产被抄,生活很困难,我小时候也干过这个。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