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西王母变身  

2007-08-09 18:48:00|  分类: 旧闻新读·非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人杜牧有《遣怀》诗,结尾两句说道: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按通常解释,诗人是在打比方,把曾经堕落的十年比作一场大梦。有的朋友偏不这么理解,他们会推理:一觉睡十年,换常人早死翘翘了,杜牧这家伙睡十年竟没睡死,肯定有特异功能,或者练过龟息大法。要不然,就是一场车祸使他成了植物人,但他生命力异常顽强,硬是在床上躺了十年,并且还苏醒过来了,醒过来以后,感觉就像做梦一样。由此可以证明,我们的医疗手段早在唐朝就已经很先进了,杜牧这个植物人被治愈不就是最典型的例证吗?

宋人黎延瑞有《水调》歌,开头两句说道:

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

按通常解释,诗人是在玩夸张,“十万贯”表示很多钱,并不是非要把十万贯缠在腰里;“骑鹤”也只是想象而已,表示对神仙生活的向往。有的朋友偏不这么解释,他们还会推理:十万贯铜钱,至少300吨重,一只鹤驮300吨,肯定飞不起来,除非那十万贯不是铜钱,而是纸币;但十万纸币也好大一摞呢,所以也不会是纸币,而是支票;不过支票揣兜里就成,也不用往腰上缠啊?可见是信用卡——诗人为了安全起见,在信用卡上打洞,穿一链子,然后缠在了腰上。所以说嘛,我们的金融业早在宋朝就领先全世界了,这位黎延瑞先生去扬州出差,随身竟带着信用卡,难道不是铁一般的事实吗?

相信您看得出来,上述推理充满想象力,但经不起检验,作为调侃还成,真当学问来讲,就只能算是胡扯了。可惜总有人相信这种胡扯。

《山海经》里有两条记载:

西王母其状若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莲蓬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山海经·西次山经》)

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山海经·大荒西经》

按照上述记载,西王母长有豹的尾巴,老虎的牙齿,披头散发,戴一头盔,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分明是一怪物。所以她可能出自先民的臆想,未必是一真人。也可能真实存在过,但在人们写《山海经》的时候她已经死很久了,模糊的想象覆盖了真实的记忆,才被写成怪物的样子。还有可能她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消亡了的物种,因为长相怪异而被先民当作神来崇拜。但不管您怎么猜测,都只是猜测而已,离下结论还早,因为我们缺乏典籍作参考,更没有考古作验证。既然没有,那就只能存疑,就像孔子对鬼神的态度:存而不论。

但对大多数朋友来说,“存而不论”很憋气,远没有勇猛的结论更干脆,也没有大胆的想象更诱人,所以勇猛的结论和大胆的想象就纷至沓来了。我手头有一本书,书名很吓人,叫《破解〈山海经〉——古中国的X档案》,书中对西王母的真实身份做了如下推理:

“司天之厉”是负责航天计划的意思,“五残”不是杀人,而是切割机械来制造飞机,所以西王母是一位工程师。既然她是工程师,可知其大部分工作就是在计算、看文件、设计图纸,所以她不必时常往外跑,而是躲在一个异常高大雄伟的建筑物里面,其大门就像山洞的入口,故而说她“穴居”。因为她在搞航天计划,所以需要经常穿上太空衣,戴上头盔,再由一支特制的软管——也就是“豹尾”——把适当的气体输入她的体内。至于“虎齿”,当然是指装在她嘴里的无线电通话装置。

上述推理的结论是:西王母是个外星人。我觉得这个结论不够激动人心,不如仍把西王母当成地球人,然后引申出另一个结论:早在原始社会,我们就有航天技术和宏伟的航天计划了。这种结论很不靠谱,但是很有市场。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