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周的博客

 
 
 

日志

 
 

三十年后一盘棋  

2006-09-04 20:00:00|  分类: 世说新语·非荒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设您驾车疾驶于澳大利亚境内的某条公路,没有警察,您时速二百码,您听着披头士,您透过车窗瞧见了火红的大漠,白花花的盐碱,以及一掠而过的桉树林,您我行我素无法无天,您在风驰电掣中其爽无比。忽然,挡风玻璃上黑影一晃,然后您就听见砰的一声,然后那团黑影滑下去,滑到飞驰的车轮下面,在您来得及刹车之前,又让您颠了一小下。您下车察看,只见轮胎上沾着几根毛,车后的路面上粘着几片碎肉,原来您撞死了一头横穿公路的袋鼠。

还好,在澳大利亚撞死袋鼠是不违法的,您吁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走运,却又瞧见一头袋鼠跳过公路,然后又是一头。您上车缓行,在途中发现了不少袋鼠的尸体,以及许多蹦跳而过的成功穿越者。您关掉披头士,开始迷茫于一个问题:为什么袋鼠要不顾一切的过公路?

再假设您有个朋友叫李小二,您跟李家相距很近,中间隔道沟,该沟有无限之长,也有无限之深,沟宽一米。需要说明的是,您跟李小二都是棋篓子,每天都要凑堆儿杀几局。早起您摆好阵势,小二就从沟那边过来,您问:跳过来啦?小二答:跳过来啦。然后你们开杀,杀毕喝茶,喝毕再做倾心之谈,谈毕小二跳沟回家,天天如是。由于地质运动的缘故,那道沟忽然开裂到一千米,您忍不住咒天骂地,因为小二再也跳不过来了,而除了小二,您跟谁下棋都没意思,您没了知音,您从此封棋。

三十年后,您正歪在藤椅上给儿孙讲故事呢,一个浑身是土的小老头走到您跟前,笑嘻嘻的问您:棋摆好了吗?您莫名其妙,又似曾相识。他接着说:不认识啦?我是李小二。您大惊,问他怎么过来的。小二说:我从地球那边绕过来啦。

在第二个假设里,李小二有点儿像澳大利亚的袋鼠:袋鼠过公路,心里没有别的,连飞驰而来的汽车都视而不见,它就是要过公路;李小二想跟您下棋,心里也没有别的,再宽的沟拦住都无所谓,他就是要跟您下棋。澳大利亚的袋鼠不在乎被车撞死,李小二也不在乎绕地球一圈的时间成本,在李小二和袋鼠的脑袋里就一根筋——过马路,或者下棋。从某种程度上说,李小二和袋鼠都有偏执狂的倾向,属于我们通常说的二百五一类。从另一个角度看,李小二和袋鼠也都很牛,都有天然生成的大境界,这种境界一般人难以企及。

继续第二个假设。您翻出来棋盘又跟小二下棋,走马换车,双炮沉底,将,一局结束,你们喝茶,做倾心之谈,完了小二起身回家。您问:还绕道吗?小二答:当然。于是您封好棋盘,等待几十年后再一局。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